首页  >  学习园地

【红色潇湘】伍云甫:风云百变客 恰是弄潮人

发布时间:2021-06-24阅读:239

  

  伍云甫 (资料图片)

  

  【名片】

  伍云甫,湖南耒阳县人。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参加湘南起义。1930年参加“中央特科”举办的无线电培训班学习机务技术,1931年调中央苏区参与组建红军无线电通讯大队。长征途中,为保障我军无线电通讯联络做了大量工作。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处长、中央军委秘书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北平军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行政处处长、中央工委秘书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救济总会秘书长兼党组书记、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兼党组书记、卫生部副部长等职。

  好好的学校教员不当,拿起枪打起了游击;三年后又重回学堂,学起无线电发起了电报;七年后已成为无线电专家的他,却又奔赴西安做起了办事处的联络工作。每一次,他总能出色完成好党组织安排的“跨界”任务。他,就是伍云甫。

  秀才造反,教员拉起游击队

  伍云甫从小读书用功,成绩总是名列前茅,1920年考上面向湘南25县招生、每县仅录取4名的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全家人高兴地期待他将来能够“学而优则仕”,改变家庭窘境。然而,伍云甫受五四运动新思想新文化的熏陶,早已在思考民族前途、探求真理。

  1922年,毛泽东来到衡阳向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的学生们作了关于社会主义的学术讲演,伍云甫现场聆听后感慨,这一次的演讲“是一次中国大革命实践前夕的伟大启蒙和教诲”。1926年,毕业后的伍云甫在耒阳县立初中任教,于同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听从组织安排,伍云甫毅然辞去安定的教员工作,先后担任耒阳县总工会总务处处长、湖南农民协会驻耒阳县农运特派员。1927年“马日事变”后,伍云甫又“弃笔从戎”,在白色恐怖下坚持武装斗争。南昌起义后,伍云甫在耒阳将区乡的党组织恢复建立,同时成立游击队,准备响应秋收起义;1928年湘南起义爆发后,敌军占领耒阳县城,红军由城北突击敌人,伍云甫动员组织数千人的农民武装配合,击溃了敌人。

  半路出家,门外汉成通讯专家

  随着革命形势发展和斗争日益严酷,中共中央迫切需要与全国各革命根据地的党组织、国民党统治区的地下党组织、共产国际等加强联系,急需建立地下无线电台和无线电通信网络。

  1930年,伍云甫辗转来到上海参加我党秘密设立的无线电训练班,毫无基础的他开始学习无线电机务和收发报技术。当时的培训,一无安全保障,随时得提防军警特务的监视、逮捕;二无后勤保障,培训班学员每天都是买一把小菜、一块豆腐或者一块“日本”咸鱼充当食物;三少学习用具,伍云甫与曾三同住一起,两人的学习工具就只有一个电键、一个蜂鸣器和一块干电池,再加上几张纸和铅笔。他俩轮流一个发、一个收,在单调枯燥的“滴滴答答”声中日复一日地训练。就是在这种条件下,伍云甫快速掌握了无线电技术,4个月后,他的收抄能力已达到每分钟110-120字。

  1931年,受党组织派遣,伍云甫与涂作潮、曾三等一同前往江西中央苏区。此后,他参与创造了我党、我军无线电通信史上的许多“第一”:组建了第一支红军无线电通讯大队,第一次实现了红军内部电台之间的联系,第一次完成了中央苏区与上海党中央电台间的直接通讯任务,建立了第一个红军无线电通讯学校……1933年,中央苏区学习掌握无线电技术的学员已扩大到1000多人,并还成立了专门保管、修理、购置器材和装配收发报机的材料厂。

  随着我党无线电事业的发展,一条条看不见的电波在战场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反“围剿”及长征途中,伍云甫等不仅担负着中央红军内部及与其他红军队伍的通信联络工作,同时还每天对周围敌军电台通信开展侦听,为指挥部作战决策提供了大量可靠情报,帮助红军在湘、贵、云、川地区摆脱了敌军的围追堵截。

  急中生智,国统区巧使“金蝉脱壳”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正式形成,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后,在国民党统治区设立了公开办事机构——“八路军驻陕办事处”,伍云甫被毛泽东点名出任办事处处长,由此来到西安。

  西安既是进出陕甘宁边区的门户,也是国民党西北行营的驻地。八路军驻陕办事处担负着与国民党的联络交涉、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接送各地往来延安人员、为抗日前线和陕甘宁边区采购输送物资、掩护和联络地下党组织等重要任务。这些工作需要与各行各业、各路人马打交道,需要公开与秘密相结合,非常考验政治定力和工作能力。

  伍云甫迅速进入角色,与时任中共驻陕党代表林伯渠搭档,对国民党顽固派采取既联合又斗争的策略,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

  有一天,伍云甫突然接到通报: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主任袁晓轩投敌叛变,党中央决定将洛阳办事处的人员、物资紧急撤回西安。孰料国民党特务也获悉了这一消息,立即安排大批人员埋伏在西安火车站,准备将我撤退人员和物资“一网打尽”。

  眼看从洛阳到西安的车只有一站路程了,列车却突然在灞桥站停了车,司机对列车长说:“列车坏了,要修理。”说罢便拆修起来。此时,最后一列车厢的车门悄悄打开,几十名身着八路军军装的军人从列车上走下来,迅速通过西安东门城楼,最后进入了八路军办事处。

  40分钟后,列车到达西安站时,国民党的军警、特务蜂拥而上,但却扑了个空。原来,伍云甫提前获悉了国民党阴谋破坏的情报,通过地下党的工作关系,临时改变了停车计划,安全完成了撤退任务。(虢安仁)

  主要参考文献:

  《中共党史人物传——伍云甫》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